想起前几天门口学校升国旗之后老师在大喇叭里讲的话,什么就快到教师节了,同学们应该想一想自己为老师做了些什么,自己还应该为老师做些什么之类类的。不知怎地越听就越像在说,同学们好好想一想该为老师送些什么礼。
也许是我太俗了,也许还是应该这样想,只要好好学习了,就是送给老师最好的礼物。
  恩,就该是这样吧。可那些店里打出的什么教师节礼品展销的广告又是为了什么呢?
自己可能是个没良心的人吧,刚上学的时候,好像印象中没有这么个节日一样的,后来有了这么种说法的时候好像没想过要送些什么东西,就觉得自己乖一点就行了,可是看到同学们准备的贺卡,觉得自己好像落后分子一样的,而且想想老师总是对我不错的。
  于是第二年也就开始准备了。孩子是最容易跟风的,特别是自己的人生观还没有出现的时候。不过贺卡教师节好像就只有小学的时候,后来就不再做这样的事情了。
不过有件事还是印象很深的,那是小学五六年纪的时候,好像是班主任家里出了什么事情,恰好被放学后在学校里玩的我们偷看到她由数学老师陪着回家,还有那张哭过的脸。
  虽然还是孩子,可是急着长大的我们也同样急着为大人们分忧。班主任就像家长一样,是最亲的人了。怎么能看着她伤心呢。于是几个同学开始商量着要为班主任做些什么,好让她开心一点。可是想啊想啊,大家都没主意。
后来的某一天,我看到班主任自行车上那破烂不堪的车座套,突然有了主意。
  和大家商量,当然是有主意好过没主意。而且正好老妈单位那时候有做这种自行车的座位套,还是防水的布料,象那种皮料一样的感觉,后面还用荧光的布料拼成字母的样子,车灯一照就会反光。恩。简直是太完美了。于是乎某一天,我把车套送给了班主任,忘了是借着一个什么样的机会,不记得是不是教师节了,反正是给了,不过当然是以大家的名义。
  印象中,班主任很感动,至今还很清楚的记得,她说,他们知道我的车座位套坏了,很感动的那种口气。
我真是得意非凡。那时的心情比送千百张贺卡还要开心,我相信,班主任也是一样的。
后来初高中和大学的时候,同学们也好像不兴这个了,送礼变成了会被鄙视的行为。
  这倒是正和我意,省得别扭了。
不过心里倒是经常惦记着原来的老师的。虽然仍然是毫无表示,就连教师节也是一样